企业资讯

中国IT产业“最好”与“最坏”的一年


  宏观经济形势与IT产业:“最好”与“最坏”的一年

  近年来,电子信息产业已经成为中国产业的第一支柱,IT产业的发扬越来越和中国的主流社会和主流经济体系密切地绑缚在一起,剖析和展望IT产业的发扬趋势,必须和整个宏观经济形势联络起来。

  集合中国经济学界的主流观点,站在信息产业发扬的角度,此刻宏观经济形势表现出如下几个关键词:新一轮经济增长周期;重产业增长和消费结构升级;产业技艺的日益集合;电子信息职业的利润呈恢复性的增长;WTO带来的深层次冲击日益凸显。

  辨证的矛盾充斥着2003年,这既是最好的一年,也是最坏的一年。

  最好的一面:按照国家权威机构预测,2003上半年到2005年,中国经济已经加入以重产业主导与消费结构升级为首要特征的新一轮增长周期‚新周期呈现三大特点:

  ●重产业增速很快——2003年的前11个月,产业增补值为16.8%,是1995年以来最高增幅。

  ●产业职业利润遍及增长,并向重点职业集合——在39个产业大类职业中‚有38个职业利润比上年增补;全国规模产业企业2003年利润8000亿元,创历史新记录,同比增长40%。产业利润的总量和增量正在向动力、汽车、电力、冶金、化工、电子信息等六大职业集合,六大职业在利润总额中占据54%,新增利润中占据57.3%的份额。

  ●消费结构保持持续升级势头——如通信产品、汽车、房产市场的旺销。以北京市为例,2003年北京社会消费品零售市场,IT通信、汽车、住宅已经成为新的消费主体,其对北京商品零售额贡献率为54.5%。通信产品零售额为28.7亿元,同比增长35.5%;汽车销售40.8万辆,同比增长了56.6%

  在新一轮的增长周期中,对于IT产业和市场中人来说,战略性的市场机会自然而然地聚焦在两个方面:职业信息化市场和消费电子市场。

  先看职业信息化。作为中国社会信息化的首要分支,资源垄断是根本特征,从上至下的强力鼓动一直是鼎盛不衰的市场动力,再加上新周期发动后产业职业的全面盈利,尤其是六大重点职业的利润集合,都为下一阶段职业信息化的市场创造出优良的需求基础。从2003年8月1日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的认识看,宏观政策部门的注意力已经从普及电子政务、处置信息孤岛等方面升级到信息安全、职业信息化(即广义的电子商务)等领域,这也标志着中国社会信息化进程的升级。此外,还有一大重要的鼓动力就是“老产业基地的信息化改动”。林林总总的情况汇聚在一起,职业信息化的机会正在逐渐地变成实际的可以操纵的商业机会,并且,操纵越来越标准,更多的是拼实力。

  再看消费电子市场的勃兴。这是全球性的浪潮,已经创造出巨大的需求。大家不妨比较一下1997年开始的上一轮消费IT浪潮,与从2003年开始的有何异同。


  上一轮的消费IT热表现出非常鲜明的产品经济竞争模式,大家拼的首要还是产品,具体来说就是PC,谁的PC能够在设计和应用开发上抓住互联网的浪潮和泡沫,谁就能够实现高速增长,比如国内企业联想、国际企业戴尔都是如此。但是肇始于2003年的新一轮消费电子浪潮,依托的背景一是日渐扎实的互联网经济和强大的网络经济需求,二是从准则到产品层出不穷的“数字家庭”,三是换代需求。

  在最新的2004年CES消费电子大展上,数字家庭成为众多厂商的新宠,英特尔、MicroSoft分别从芯片和操纵系统的角度鼓动这个市场,而互联网经济更天然地与数字家庭绑缚一体。因此,此次消费电子热潮的特点首先是需求和产品的多元化,台式PC、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数字随身听、数字电视,还有其他众多数码产品,协同构成了市场需求的大合唱。其次,本次热潮积极催生着产品经济与内涵经济的融合,美国戴尔在2003年和美国最大的卫星电视运营商签署了战略协作协议,要推广戴尔自己的机顶盒、数字电视,惠普和美国的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达成协议,MicroSoft和美国的NBC达成了协议,都瞄准了跨平台协作的战略联盟。

  在换代需求方面,中国市场的潜力非常巨大。按照最新的数据,美国市场的PC/笔记本电脑销售量中,换代购机已经占到2/3的份额,而中国尚远未达到这一准则,因此潜力极大。

  最坏的一面:在六大重点职业中,电子信息职业的利润总量倒数第二,新增利润倒数第一,2003年电子信息产业的恢复性增长依然表现得比较艰难,而平均利润率在昔时三年中下降近一半。

  就在2003年,WTO的深层次冲击影响日深,品牌战略和品牌竞争的紧迫性前所未有地凸显出来。

  同一组数字总能看出不同的成绩和问题。如果仔细剖析电子信息职业在六大职业中的位置,利润总量倒数第二、新增利润倒数第一的事实,还是反映出整个职业生存环境的残酷性。尤其是对比2000年和2003年的情况。2000年电子信息产业销售总额7363亿元,利润总额497亿元,利润率6.74%;2003年销售总额13530亿元,利润总额499亿元,利润率3.69%。(注:2003年1~11月数据)——在昔时的三年中,全职业利润率下降近一半,这也可以看作“产业冬天”的数字化注解。

  2003年,IT产业的国际化竞争异常残酷,WTO的深层效应正在凸显出来。国际厂商开始重视中国市场,主动压低产品价格,并且产品线从低端到高端很长,同时把最新的技艺首先应用于中国市场,例如IBM首次把硬盘的防止震动、防止碰撞技艺首先应用于中国市场,戴尔率先推出万元冒头的迅驰笔记本电脑产品。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厂商对于国内厂商的压力持续加大,而国产品牌的一些深层次的竞争弱势,或者说“企业短板”开始表现出来。

  一方面,技艺弱势表现在产品推出节奏的把握性不足,不像欧美企业,他们在上游以及零配件伙伴之间的议价能力很高,协作非常紧密,产品筹划和市场筹划更加清晰;另一方面,国际品牌也开始在国内市场发起新一轮的“通路”革命。举一个例子,惠普在2003年重新杀回中国大陆消费PC市场的时候,暗示自己这一次的优势将是“根本模式”(Basic Model):从厂商直接把货发到大型的连锁超市、大型卖场,剪掉中间环节,实现通路合并。在美国市场,惠普凭借根本模式在消费PC市场上位居榜首。虽然此刻在中国还刚开始推广,但惠普确实在认用心真地做这件事,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动向。再有一个例子,IBM在2003年底透出的信息是,要裁减二级代劳商的数量,提高通路的效率。

  种种迹象表明,国际品牌正在以一种全新的思路运作中国市场,昔时开一个办事处、投一笔钱,找一些代劳,从广告到营销,从卖货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